叫我基佬r就好了

靠看到自己的简介才知道好久没有更新了,此简介更新与18.11.25
这儿老gay,叫我基佬r就好。

画手/tf/游戏/coser/东离/盗笔/漫威/底特律/镇魂/Sally face/……

以上是在lof上日常刷的tag
其余更多请移步与QQ(1310030167)

很喜欢马天宇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感谢关注与查看,感谢~

【随手更新短篇一则,纯脑洞】

橘枳本就不平凡。4岁就不要命的指着当今皇帝谈论苍生,皇帝本以为面前的孺子是个千年一遇的奇才,想着这孩子以后能为朝廷所用,许诺橘枳长到及冠之年便可直接为官,却没想到橘枳其实是个万年一遇的奇葩,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皇帝的一诺千金,说什么"天地之大,岂可只放眼于小小的一国之间?更何况是一间极小的朝堂之上?",便甩甩袖子在众人的震惊中转身离去,走时嘴里还嘟囔着“昏君一个”。

14岁时只身一人上昆仑,说是天下仙境都走遍了,唯独这昆仑虚,他却觉得正合心意,问他缘由,却回答:“我喜欢这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,喜欢这连绵不绝的山脉。”

登上昆仑的,无非是一些想要寻求长生不老、羽化登仙的凡人,倒是第一次见这样无欲无求、随心而动的人。而更让弟子们惊讶的是,不问世事多年的灵参上仙,竟开玉口要收他为徒。就这样,年少的橘枳就莫名奇妙的成为了他们的小师叔。

橘枳回想起那天灵参上仙对他说的话。

“惊天地泣鬼神,大概只有你一人。”

这句云里雾里的话,神奇的成为了缠绕他至今的噩梦。

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委以了什么未知的重任,一时间,他发现自己的未来有了定数。

冥冥之间,他等待着,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。

可是面前的这位佳人,却让他开始害怕起那一天的到来,他甚至希望,灵参上仙对他说的那句话只是一时兴起。

什么惊天地,什么泣鬼神,都滚到一边去吧,如今他只想好好守着自己这一方小天地,浇浇花,种种菜,然后再在洛烊檎怀里腻一会,困了就和洛烊檎一起睡睡觉,不用理会外界的任何干扰。

他当然也知道洛烊檎也不是普通人——虽然说洛烊檎一直努力的装作自己是普通人的样子——他早就知道了,从见到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,但是他不愿意拆穿洛烊檎,因为他清楚,洛烊檎这种修为,根本不会伤害到他一丝一毫,甚至如果他想,百千步开外洛烊檎就不得靠近。

橘枳胳膊支撑在腿上,手托着腮,静静地看着洛烊檎煮茶,另一只手的手指尖摆弄着洛烊檎的发梢。

“你说你,到底是什么。”

洛烊檎动作微微一顿,但马上又恢复原状。

“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凡人罢了,和上仙可比不起。”洛烊檎说。

橘枳仿佛没有听见,继续说:“妖魔鬼怪,本是四象。妖为人外生灵所化,魔为堕落仙人所化,鬼为世间执念所化,怪为自然所化,每一象都有自己独有的气息,而你,我却什么都闻不出来。”

洛烊檎没有回答他,说:“茶煮好了。”但橘枳依旧自顾自的说着:“也许是这四象之间都有血缘关系,所以逐渐的,人们都把它们混为一谈,于是便有了人妖殊途、人鬼殊途。”

“你登不上昆仑,这说明不了什么,因为很多凡人也登不上去,可是你在害怕,但是提起昆仑山的时候,你却一点都不忌讳,可见你怕的不是山,而是山上的什么人。”

“你说你是个不起眼的凡人,可是你肩头上,没有火啊。”

洛烊檎彻底停下来所有动作,静静的坐在那里,等待着橘枳对他的审判。

“可见是学艺不精,学没学出个样就想出来骗人”。

“我没有骗人。”洛烊檎轻轻咬着嘴唇,攥紧的拳头微微发抖“我也没有想过要害人,我……”

一双手伸过来轻轻楼住了洛烊檎的脖子。橘枳趴在他身上,头靠在洛烊檎的肩头,说:“可是学艺不精又如何呢?还有我可以帮你度化呢。等你哪天羽化升仙了,就和你找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,过逍遥生活。或者你要是入了轮回,我觉得以我的寿命,找到你的下一世还是够的。”

洛烊檎震惊的回过头,正好对上了橘枳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,万千星光翻涌其中。

“谁叫我这般喜欢你呢?招了我,你这生生世世都别想再摆脱我。”

洛烊檎心里一紧。他从未渴求过什么,一直以来都在这世间孑孑独行,即使是记不得之前的事情,但他也一直不在意,他这样的人……不,他不能说是人,他连他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,还有什么理由渴求其他东西呢?

但和橘枳在一起,他却觉得他变得有意义了,他似乎能感觉到他活着,而且越来越像一个人,甚至觉得,老天还让他留在这世间,就是为了让他遇见橘枳。

他害怕橘枳有一天发现他不是人,害怕橘枳会就这样离开他,老死不相往来,就像……就像之前那些人一样。

那个时候,他一定会杀了橘枳,不是为了杀人灭口,而是为了,让橘枳永远留在他的身边。

可现在这个样子,叫他如何是好?

如毒品,如跗骨之蛆,上瘾,却又疼的刻骨铭心。

他一把抱住橘枳,仿佛想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。世间万物,我却只想拥有你。

橘枳用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洛烊檎的后背,想再说点什么,可话到了嘴边,却只化成了一声叹息。

“傻子。”

洛烊檎的鼻息喷在橘枳的脖颈上,温热却又有一些痒。橘枳轻轻一笑,吻了吻洛烊檎的耳朵,然后蹭了蹭洛烊檎的脸颊。洛烊檎抬头看着橘枳,四目相对,不用言说的情愫映在两人眼底。

洛烊檎的唇轻轻碰了一下橘枳的嘴巴,随后肆无忌惮的吻上去。舌尖轻轻撬开橘枳的唇齿,香气在小小的口腔内散开。

橘枳的手慢慢伸进了洛烊檎的衣服,四处游走,然后在洛烊檎的腰上轻轻掐了一把。洛烊檎微微颤抖了一下,橘枳顺势将他压到身下,洛烊檎的双手环上了橘枳的腰。

他们都遇到了对方,如获至宝。





“小师叔!!!”司池冲进屋子,毫无防备的看见眼前这一幕,一下子愣在了原地,脸一下子变得通红“对……对不起小师叔!!!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!!!”橘枳抬眼看了一眼司池,脸色冷的可怕。

“滚出去。”橘枳一抬手,将司池推出了房子,顺带的将门关上了。

完了。司池站在门外,双手捂着脸。他知道橘枳喜欢和洛烊檎腻歪,但是他没想到大白天的师叔就按耐不住……这简直,太禽兽了。

洛烊檎捧着橘枳那张臭脸,笑了笑,说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橘枳不甘心的在洛烊檎的颈窝蹭来蹭去,显然一副烦躁的样子。

“行了行了,”洛烊檎说“起来吧。”橘枳这才起来,一下子又像没了骨头一样,趴在了桌子上,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。

门外的司池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:“小师叔,你好了吗?”

“滚进来。”橘枳极其臭的说。

司池推门进来,向橘枳行了礼,抬头看见橘枳眼中的杀气,心中一阵寒意。“司师弟要不要喝杯茶?”洛烊檎笑道“急急忙忙的赶来,累了吧。”

“谢谢洛先生,不用了。”司池说。橘枳师叔那个眼神都快吃了他,他哪里还敢接洛烊檎递的茶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橘枳问“不是要紧的就滚。”

“是是,”司池说“乾坤司请您,说是……”话至此,司池抬眼看了一眼洛烊檎,洛烊檎立马会意:“要不,我先出去,你们谈。”橘枳一把拉住洛烊檎:“有什么不能听的,都不是外人,说。”“说是脉印有变,请小师叔掌掌眼。”

橘枳抬了一下眉:“就这事儿?”然后挥挥手“行了知道了走吧。”“您不去吗小师叔?”司池略微尴尬的问。“我去干嘛,又不是我设的阵,要找去找师祖,别找我,再说,那阵师傅都不能随便动,我更没有去过几回。”橘枳说“所以跟我一点关系没有,更何况那阵年龄比我大那么多,用的什么方法我都不知道,我掌什么眼。”

然后他问:“是不是师傅闭关去了?”“您怎么知道?!”司池惊讶道。

“废话,”橘枳说“师傅要是在,乾坤司的那帮人会来找我吗?那帮人本来就和师傅不对眼,他们守着脉印这么久了,要说那阵的阵法谁也没有他们熟悉,这点破事儿他们自己不会解决吗?非要请一个毫不相关的外人面前来给他们掌眼,那不是吃饱了撑得吗。他们本来想借此机会让师傅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,让他知道乾坤司要高于师傅,莫要为了身外之物得罪了他们,却没想到师傅这个时候闭关去了,没办法,只能找他门下唯一的弟子我,然后在旁边看着我也束手无策,批评师傅教育不周,教出来一个废物,还把这个废物放在全体弟子前面,还叫他小师叔。”

“我不关心这些利益熏心的事儿,所以我根本就不搭理他们。”橘枳说“你就回去告诉他们,说我和我家这把杨琴游历大好河山去了,一时半会找不着。”

司池无奈的撇撇嘴,行礼离开。

“对了小师叔,”司池临走时嘱咐道“记得游历完大好河山,带一些东西回来。”

橘枳点点头,司池便离开了。




tbc……

什么情况???

怎么这么多明日方舟???靠我想看tf啊

这边也发发,最后一P主线捣乱

16年,风继续吹,不忍远离

有个问题应该所有人都想过:

如果您还在这里,春天将是什么模样

想念哥哥

💐“如果有来世,你还愿意吗?”💐

如果有来世,我想要你尽情歌唱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过了很久之后发这个,也不知道算什么

只是突然今天想到了这个游戏里的小女孩——杜美心

公司夹带私货固然不对,可是抛开政治原因,这个故事依旧很值得思考

父母和孩子之间,到底什么是爱?

是我想要的以我爱你的方法通过你得到,还是我只是想要你一切安好?

父母和孩子之间还是要沟通的吧,不然就像美心,连真正的病根都找不到

美心是个乖孩子

高亮✨是置顶!!

大家嚎啊这儿老gay鸭

是个极其懒惰的画手,每天都在嫌弃自己x

lof发画率极低,大多数都是推荐

(lof的太太 太多了……我我我不好意思发出来…)

总之感谢关注!

虽然我爱原生之罪

但是这个池震/翟天临一点都不像池震/翟天临🙂

真菜,两天才磨出一个人,明天就返校了呢🙂

)相信我一定能画完,因为还没有搞陆离所以就先不打演员和角色的tag了

【#ido29##30号自拍场返#】

“因为你没有移开目光。”

“sal,对不起,我是时候要走了…”

“别闹了Larry,不好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喂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大过年的发个刀[害羞]

sal:老gay

摄影:dim

后期:老gay

后勤:hank


虽然过去好久了但是我才想起来要发……

今天玩了水彩

实在不知道画什么结果又摸了盗笔

好像把小哥画的太嫩了

好像藏九归一太太画的小哥…

脸还是歪了

不过终于满足了自己一直很想画戏装小花的想法,因为实在是不想画贴片啊什么的那些复杂的东西,所以只有脸上带妆

瞎子的下巴画短了,对不起黑爷我错了

真的是太菜了

本来还想画秀秀的结果时间不够了

真垃圾啊